行业报道
首页 > 行业报道

彩生活:要做中国地产的淘宝

发布时间:2014-11-14 9:06:10      浏览:1054次

crestor

crestor telhelp.ca
导读:一家赶上中国地产业拥抱互联网浪潮的物业公司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追捧,彩生活将目标瞄向了淘宝,这怎么看也像一个泛着泡沫的天方夜谭。

彩生活服务集团,深圳地产商花样年旗下的物业公司,近日以662.2万港元(约523.14万元)买下了新加坡一间物业公司68%的股权。彩生活收购的新加坡物业公司 Steadlink Asset Management 目前管理着新加坡20栋楼宇,4377户居民,彩生活称收购该公司是他们进入国际物业管理业务的一个里程碑。

作为中国内地首只独立上市的物业公司,彩生活以其独特的社区电商平台概念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追捧。它不仅吸到搜房网和易居中国等互联网企业的入股,还以68倍静态市盈率登陆港股,市值一度超过80亿港元(约63.25亿元),甚至市值超过了母公司花样年。

彩生活董事局主席潘军毫不掩饰其雄心——要做中国地产界的淘宝。与传统物业形象(一群蜗居在小区地下室的保安或保洁)截然不同,他们要通过互联网平台和“彩之云”APP,将商户与小区业主联结,并打造一个聚集衣、食、住、行、娱、购、游等商户资源的平台。这些服务被彩生活定义为社区增值服务,也是其今后预计的主要收入来源。

潘军认为社区消费是刚性消费,等到有这样规模的社区群,其电商市场的规模将超过万亿,足以匹敌淘宝网。彩生活自认为与淘宝、京东等电商巨头相比的优势在于最后100米——他们守住了社区入口。所有的商户或者供应商必须在彩生活的微商圈体系里,才能进入小区。

但这块被潘军描绘为万亿规模的电商增值服务,在今年上半年仅给彩生活带来3270万元的收入。彩生活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约1.63亿元,社区增值服务板块仅占整体收入的20%,相对于彩生活六七十亿元的市值,这块业务怎么看也像是一个资本故事而已。

就连这3000多万社区增值服务收入是如何做到的,也让一些投资者感到困惑。彩生活公布的APP平台注册用户截止今年6月底为50万,其中活跃用户约为20多万。但记者实际注册后发现,现有服务排行中最高的是物业缴费,约3.3万人次,其次是停车费的2.9万人次。真正与增值服务相关的生活超市仅有2.4万人次使用,其他增值服务类项未有排名——这意味着剔除物业费和停车费,真正的增值服务收入可能寥寥无几。

彩生活已经试图通过APP平台消费获积分减免物业费,来吸引住户注册使用。在深圳,彩生活APP平台的商家是全市资源的汇集,社区业主可根据自身位置选择合适的商家消费。一些商家给彩生活业主会有一些折扣,彩生活则在已完成交易中收取2%的服务费——但这个完美的模式看上去还停留在商业计划书里。

像中国大部分资本故事一样,地产界淘宝正在行业收购大量物业公司来获得投资者的认可。在其他开发商都忙着在土地招拍挂市场捉对厮杀时,彩生活从2008年开始已经在走马圈地,大肆收购物业公司,触角下沉到诸如景德镇、大理、平顶山等中国偏远的三四线城市。

截至今年6月,彩生活旗下管理了1.62亿平米物业、500万业主。在潘军的商业计划书里,彩生活在2020年服务的社区面积要超10亿平方米,业主人数超过4000万——这相当于阿根廷或者西班牙一个国家的人口。

看上去,彩生活将改变中国物管行业的游戏规则。中国目前有500亿平方米的存量物业,这相当于3个北京市大小,且每年还以十几亿平方米的速度在增长,这显然是一个未完全开发的金矿。

但在资本引擎的轰鸣声中,许多人对彩生活模式究竟能走多远存在争议。潘军在规模扩张中已经遇到了麻烦。它的一位高层曾经透露,在2008年收购物业,200块钱就能收购1万平米的物业公司,到现在收购价格已涨到2万块了,未来很有可能涨到4万块。

潘军认为彩生活目前的首要任务还是跑马圈地,在行业内进行兼并与收购。但随着社区入口的争夺渐成焦土,彩生活收购物业的成本和难度也在剧增。传统物业公司已经看到了社区资源变现的可能。包括万科、龙湖在内的中国物业精英们,都开始用互联网基因和电商思维来重组物业公司了。

香港东方证券某分析师龚悦悦对记者表示,这家物业公司能够获得投资者认可,还是赶上了一个好年景:中国房地产业正全面拥抱互联网。今年以来,万科、万达等房地产巨头纷纷与互联网巨头合作,向线上资源靠拢——这其中有多少泡沫因素存在,一切还很难判断。

尽管资本市场追捧,但彩生活在自己的本行物业管理上也毁誉参半。由于将社区公共资源过度变现,及减少物业服务人员来节省成本,彩生活旗下小区的物业品质被全国各地的业主纷纷吐槽。就连彩生活一位中层员工也向记者承认,相比万科、龙湖等公司的物业管理,彩生活确实存在很大的差距。

在彩生活管理的深圳东方富苑小区中,草丛中、树上、电梯里,触目之处是广告。小区里记者不断听到业主抱怨彩生活推行的增值服务,让小区公共空间及不少楼层都安装了广告牌,严重影响小区品质;另外,业主还时常接到推销商品的陌生电话。

东方富苑小区一位物管人员告诉记者,为了节省成本,彩生活这一年大幅裁减小区保安,保洁员也从10多人裁减到6、7人,两个绿化常驻人员也全部裁减掉。

服务人员的裁减一定影响到了物业服务水平。有业主抱怨到彩生活管理下的小区出入管理松散,走道没人管,车辆乱停严重,车库灰尘满地也没人打扫。也有业主向记者吐槽,彩之云APP周边商圈覆盖较少,商家资源也没有大众点评等团购网站多,体验感一般。

中国物业管理协会一位人士向记者表示,社区增值服务都存在一个临界点,小区里的广告显示屏放得越多、时间越长,收费肯定也越多,但一旦超过了小区居民可承受的临界值,居民必然产生反感情绪。他同时称,对一家物业管理公司而言,核心仍是提升服务的质量,这比做好物业增值服务更重要。

文章来源:界面